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松鼠会

让我们剥开科学的坚果

 
 
 

日志

 
 
关于我

什么是科学松鼠会? 我们认为,对于部分人来说,科学就像一枚枚难以开启的坚果,虽味美却不易入口。 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人们能够领略到科学的美妙。 我们试图让科学传播并且流行起来。

网易考拉推荐

人众无知——心理学家讲故事   

2013-01-20 09:0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作者:一起剥坚果

作者:小易小安

许多年以前有一位皇帝,他非常喜欢穿好看的新衣服。他为了要穿得漂亮,把所有的钱都花到衣服上去了,他一点也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新衣服,他也不喜欢乘着马车逛公园。他每天每个钟头要换一套新衣服。人们提到皇帝时总是说:“皇上在会议室里。”但是人们一提到他时,总是说:“皇上在更衣室里。”?……

(众人:就这故事呀!!二十年前就听过了!!有木有!!!换一个!!什么水平呀!&$&^(*%#$#%)

好吧,直接跳到结尾……

……这么着,皇帝就在那个富丽的华盖下游行起来了。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说:“乖乖,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裾是多么美丽!衣服多么合身!”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这样就会暴露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来没有得到这样普遍的称赞。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一个小孩子最后叫出声来。

“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爸爸说。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自低声地传播开来。

“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呀!”

“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

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似乎觉得老百姓所讲的话是对的。不过他自己心里却这样想:“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后裾。

这个故事说明什么呢?很多时候,人们内心的想法和社会上通行的想法是不一样的。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唯一一个看不见衣服的人,而其他人都正常。大家因为惧怕自己是那个“唯一的傻子”,而不敢把内心真实的想法表露出来。这样,每个人都抱着同样的想法,却错误地以为别人和自己不一样。在心理学上,这种现象叫做人众无知(pluralistic ignorance,Miller & McFarland, 1987)。

人众无知的现象无处不在。人是社会性动物,人们在面对不确定的情况时,第一反应是从其他人的表现中寻找线索,再推论自己应该怎么做。这就是social reference(无确定翻译)。这个概念贯穿社会心理学的整个脉,以后我还会一再提到。

下面讲个发生在现代的故事。早在去美国上学之前,我就听到各种传言,说美国大学开放啊,天天喝酒party, 性观念也开放,纸醉金迷呀,对我们中国人来说,要么是天堂要么是地狱啊。来到美国之后,发现大家对喝酒和性的态度确实比中国开放了不少。一般来说,经常去喝酒的,会hook up的,就是很“酷”的人(除了大部分亚洲人和犹太人,哈哈)。但是,美国学生内心就真的这么开放吗?所有人?

普林斯顿的同学可能都记得,一个月以前,学校各处被一夜间贴满了一种海报,上面画着一对可爱的小兔子深情凝视,下面一行大字 “Not everyone is doing it”, 接着一行小字,“3 out of 4 Princetonians had 0–1 sexual partners last year.” 这似乎是一个宗教组织为了强调负责任的两性关系而做的宣传。这个海报让全校学生大跌眼镜,很多朋友都在讨论,75%的普林学生居然那么“禁欲”或“忠诚”?怎么可能?

有人写信给校报Daily Princetonian,问这个数据的来源。结果证实这个数据来自2009 年的National College Health Assessment,具有权威性和真实性。(见http://www.dailyprincetonian.com/2011/02/24/27732/)那么,为什么在大多数普林学生眼里,大家的性观念要开放很多?不是天天都有人hook up吗?身边的xx和xx不是换男朋友像走马灯一样吗?

当然大家可以认为普林斯顿学生都是nerd, 这个数据不反映多数美国大学生的状况。但是,还有一个更强有力的解释,就是人众无知。

一个新生来到普林斯顿,听到了很多性开放的传闻,她不确定同学们的性观念到底有多开放,于是她选择不表达对那些传闻的不满。她的同学,面临同样的情景,看到周围人都一副对性无所谓的样子,得出了 “大家性观念都开放”的错误结论。于是,就像围观皇帝的新装的老百姓一样,每个人心里都觉得自己其实没那么开放,但是又觉得大家都开放,我说出来多囧呀,所以选择了沉默。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其他人都会“表现得无所谓”,难道不能从他们的日常行为中看出他们的观念吗?为什么我们就一定认为他人的行为真实反映了他们的态度呢?这里要介绍另一个概念,就是“被洞悉错觉”(illusion of transparency)(Miller & McFarland, 1991)。人们有一个倾向,就是高估自己传递自身情感和意见的能力。我们会觉得,我们的言行举止中有那么多的小细节小线索可以推断我们的态度,既然我们能意识到,别人肯定也能意识到。但事实是,人们反而很不擅长察觉别人行为中的小细节小线索。我们以为自己“被洞悉”了,其实在别人眼里,我们的行为很正常,一点也没有什么可洞悉的。

所以女孩子们,没必要站在镜子前纠结半天到底穿哪双鞋,99%的人不会注意到你的鞋子和袜子搭配稍有不妥。长出一颗痘痘也不必惊慌失措,99%的人不会注意到你脸上的变化,除非凑到你面前细细看。谈恋爱的女孩子也不要对男朋友要求太高了,觉得自己生气了,表现得那么明显,他怎么就感觉不到,肯定是不爱我——拜托,他真是感觉不到。那些能察觉到女孩一颦一笑的细微变化并且精确定位对方情绪的,一般是小说里邪肆恣睢的男猪。

正因为Illusion of transparency,才会有人众无知的效应。刚才讲到了美国大学生的性观念不如他们想象的那么开放。他们对喝酒的态度,也是相似的。

普林的学生都在email里收到过一些关于喝酒的问卷调查(也是那个National College Health Assessment搞的),其中有几个问题是这样的:“你对于校园中喝酒的风气有多适应(how comfortable do you feel with the alcohol drinking habits of students at Princeton?)”还有:“你觉得其他人对于喝酒的风气有多适应?(how comfortable does the average Princeton student feel with the alcohol drinking habits of students at Princeton?)”一个问自己的态度,一个问你心中别人的态度。然后叫学生打分,1是最不适应,10是最适应。我的一个教授研究这个问卷,结果很明显,大家对于自己的“适应性”的平均分是5.3,而估计的别人的“适应性”则是7.0。大家都高估了别人对于喝酒的容忍度。(Prentice & Miller, 1993)

于是就造成了这样的现象:大家都觉得别人喜欢喝酒,自己是异类,所以隐藏自己的真实意见,而表现出喜欢喝酒的样子。人众无知,所有人都认为别人比自己更能喝酒。随后的一项调查还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学生们对于喝酒的适应性上升了。也就是说,我们会慢慢调整自己的态度,像(自己认为的)大多数靠拢。这个过程叫做内在化(internalization)。这就是美国大学校园里酒精泛滥的真正原因。

有趣的是,其他相似的调查还发现,男性比女性更容易“内在化”。刚入学的男生如果觉得自己喝酒不如别人,就会慢慢调整自己的态度,像其他人靠拢。一段时间以后再调查,他对于喝酒的“适应性”变强了。而女生的态度基本上不会随着时间变化。换言之,女性如果屈服于群体意见,是有意识的,她能意识到她是在迎合群体,而私下里保持自己的意见。而男性表面上比女性更不容易屈服,但是他会慢慢把群体的标准内在化,从而无意识地迎合群体。和女性相比,男性的服从行为是发自内心的。这大概是女性比男性喜欢抱怨的原因吧,呵呵。

为什么人们都不愿意大声说出自己的想法呢?心理学家总结出几个原因。第一,人们面对自己不确定的情景时(比如一个新生进入学校,不确定大家的开放程度),通常会装冷静,观察别人的表现。社会规范(social norm)告诉我们大家遇事应该淡定,咋咋呼呼是不好的。第二,人们普遍寻求社会认同。在一个团体中,持异议者(deviant)通常会被团体排斥和惩罚。如果大家看一些美国法庭上审理案件的过程,如果陪审团里有一个人和其他人唱反调,就会发现其他人是多么努力地试图改变那个人的观点,即使投票的时候一个反对票不会改变判决结果。在工厂里上班的工人,产品产出率(productivity)都会惊人地一致,尽管他们各自的熟练程度可能不一样。这是因为“枪打出头鸟”,干得太多太快的人,还有效率不如大家的人,都不受欢迎,所以大家自然形成了一个约定的产出率。比如社会上对于女博士的态度那么苛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们不符合社会主流的女性规范。所以,为了避免被所在的群体孤立和排斥,人们通常会屏蔽自己内心的异议,而服从(想象中的)群体意见。

人众无知的例子还有很多。刚才讲的都是美国的例子。在中国的同学想必也有很多相似的经历。比如现在女生都嚷嚷着减肥。一打开校内,都是“四月不减肥,五月徒伤悲,六月徒伤悲……”的状态,减肥成功的美滋滋地传照片,还有进行中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去操场跑圈儿,不好好吃饭,每天幽怨地称体重。这一切给所有女生造成了“全民减肥”的印象,无形地施加了压力。但是,其他人就真的那么在乎自己的体重吗?其他人就天天吃水煮青菜,天天去跑圈儿,就自己天天宅在屋子里啃蛋糕吗?

调查显示,女生们普遍高估了其他人对于减肥的热情和毅力。在她们眼里,其他人对于减肥意识的得分比自己的都高不少。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高年级女生比刚入学的低年级女生更能感觉到自己和他人的差距。这种对他人和社会规范的误解会导致很多危害健康的行为,比如绝食暴食,还有心理上的无助感,觉得自己不如别人,没有毅力,不会成功。(Sanderson, Darley et al., 2002)

人众无知的现象还可以解释一些其他学科的问题。我们都熟知的“囚徒困境”,是指一种博弈现象,即使在合作对双方都有利的时候,保持合作也是困难的。比如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的军备竞赛,可以这样解释:如果美国和苏联都屯武器,两个国家都花钱,自身的安全也没有得到保障。如果两国都不屯武器,两个国家都省钱,自身的安全也不受威胁。如果一个国家屯了武器,一个国家不屯,则屯武器的那个国家大大占优势。从全局出发, 显然两个国家都不要把钱花在武器上是最好的结果。但是经济学家分析,从“人都是自私的”角度出发, 每个国家都会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如果自己国家屯武器,则怎么样都不吃亏,所以每个国家都会选择增加军备,劳民伤财,国家安全也没有得到改善。

心理学家则从另一个角度阐述了这个过程。假如我是美国的领导人,我在做选择的时候更多地会考虑自己的国家安全,怎样才不会被苏联所威胁。但是在猜想苏联的决定时,我就会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对手,认为他们一定会选择能够威胁美国的那个选项。换言之,人们自己心里想的是自保,而揣测别人的时候却认为别人一定想得不一样,一定会以威胁我们为目的。这样,就会认为苏联一定会屯武器(为了威胁美国),所以美国也一定要屯武器(为了自保)。人众无知,我们在猜测他人的想法时,总是认为别人和自己不一样。

最后,“人众无知”还会成为恋爱关系中的绊脚石。有多少男同胞有过这样的经历,看上了一个小美女,也聊得来,却不知道对方对自己是不是也有意思。为了避免过早表白被拒绝的尴尬,只好假装淡定,暂不行动。谁知小美女也淡定得很,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对自己有意思。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拜托哥们,你自己心里汹涌澎湃,表面上尚能强装淡定,你凭什么就认为对方的淡定就是发自内心的呢?还是把心理学家搬出来说话。有一个实验是这样的,调查两组人,问一组人:“如果你看上了某个人,有多大的可能性你会因为避免被拒绝的尴尬而不采取行动?”然后从1-10打分。问第二组人:“如果某人看上了你,你觉得有多大的可能性他/她会因为避免被拒绝的尴尬而不采取行动?”也是从1-10打分。结果发现,大家给自己的打分都高于给别人的打分。(Vorauer & Ratner, 1996) 也就是说,我们普遍认为别人的脸皮比自己厚,而高估了对方采取行动的可能。如果两个人都这么认为,那悲剧是必然的。

再加上被洞悉错觉(illusion of transparency),每个人都认为,我表现得多明显呀,我浑身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荷尔蒙,她肯定感觉到了,她还那么淡定就肯定是对我没意思!拜托,别人没有那么强的洞察能力。说不定她也在想,我表现得多明显呀,就差直接表白了,这个木头怎么就不知道呢,55555……

所以亲爱的同学们,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千万要告诉自己“其实他/她和我想的差不多”,就会省去很多算计。其实遇到任何其他事情,比如别人看起来都在井井有条地申请实习做活动,就自己好像没做什么正事;比如考试前别人看起来都从容不迫,就自己在那里穷担心;比如别人在宴会上都似乎左右逢源,有说不完的话,只有自己没话找话,手足无措……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他们眼里,别人也都是潇洒自如的。其实大家都一样。

参考资料

  • Miller D.T., McFarland C.(1987). Pluralistic ignorance: When similarity is interpreted as dissimilarity.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3, 298–305.
  • Miller D.T., McFarland C.(1991). When social comparison goes awry: The case of pluralistic ignorance. InSuls J., Wills T.A.(Eds.), Social comparison: Contemporary theory and research (pp.287–313). Hillsdale, NJ: Erlbaum.
  • Prentice, D.A. and Miller, D.T. Pluralistic ignorance and alcohol use on campus: Some consequences of misperceiving the social norm. J. Pers. Social Psychol. 64: 243-256, 1993.
  • Sanderson, C.A., Darley, J.M., & Messinger, C.S. (2002). “I'm not as thin as you think I am”: The development and consequences of feeling discrepant from the thinness norm.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8(2), 172–183.
  • Vorauer J.D., Ratner R.K. (1996). Who's going to make the first move? Pluralistic ignorance as an impediment to relationship formation.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3, 483–506.

关于本文

原文地址:http://yian321.blog.hexun.com/62893238_d.html

图片出处:

www.bingness.com

justhookup.wordpress.com

www.joelane.com

images.yahoo.com

用bShare分享或收藏本文

人众无知——心理学家讲故事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评论这张
 
阅读(332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