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松鼠会

让我们剥开科学的坚果

 
 
 

日志

 
 
关于我

什么是科学松鼠会? 我们认为,对于部分人来说,科学就像一枚枚难以开启的坚果,虽味美却不易入口。 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人们能够领略到科学的美妙。 我们试图让科学传播并且流行起来。

网易考拉推荐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9):飞越疯人院  

2013-07-17 12:53: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作者:赵承渊

精神病人显然并不都是疯子,而真疯子则无一例外患有精神病。关于如何对待精神病患者,尤其是疯子,人类社会可是走了一段相当曲折的道路。疯子难以管束,有时甚至会对正常人形成威胁,造成难以预料的伤害。公元15世纪,西班牙出现了最早的专业化疯人院,用以收容那些家庭成员无法照顾的疯子。此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人们厌恶、取笑、愚弄、囚禁疯子,视疯癫的病人为动物,肆意践踏剥夺疯子的人权。疯子取得病人的地位,并享有相应的权利已经是19世纪以后的事情了。

1949年,当诺贝尔奖评委会将当年的医学奖授予埃加斯·莫尼斯(Egas Moniz )时,这位获奖者却并没有出现在领奖台上。对于获奖原因,委员会的评价是“发现了额叶切除术在治疗某些精神疾病时的价值”,从字面上看,Moniz的工作显然为精神病的治疗开辟了新的道路,事实上,时至今日,Moniz仍被认为是脑外科领域的先驱者之一。然而他的获奖成就“前额叶切除术”今天却已被主流抛弃在外,更有人要求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撤销Moniz的诺奖荣誉。

在电影《飞越疯人院》中,意图打破牢笼、逃离疯人院的麦克墨菲最终没能成功,反倒被施行了颅脑手术,变成了一付呆板的躯壳。影片中所描绘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外科手术正是Moniz创造的获奖杰作。在上世纪30年代,受到之前研究的启发,Moniz尝试为数十名精神病患者做了前额叶切除手术,获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之所以要破坏额叶,是因为科学研究发现额叶与人的性情、性格关系密切。某些精神病患者具有较强的攻击性,药物治疗无法控制,接受额叶切除之后,Moniz声称患者变得沉默多了,行动也变得温顺起来。

One-Flew-Over-The-Cuckoo-s-Nest-mr-jack-nicholson-9580308-1600-1155

 【图片出处:tomasatlarge.blogspot.com 】

Moniz的手术操作以今天的眼光看来确属粗糙不堪。没有准确的定位,Moniz只是在患者的头颅上钻两个孔,然后用器械探进去在脑组织的大致部位盲探一通。当然,比起同道中人Freeman,Moniz的术式已经算是较为文明的了,Freeman甚至发明了使用冰锥戳眼窝的惊人入路,整个手术过程凶残而快速(Freeman甚至声称可以不用麻醉)。不管怎样,额叶切除术在短期内受到了大量追捧,数以万计的患者接受了该手术。

1949年诺奖的颁布令Moniz的声望跃上了顶峰。不过年过七旬的Moniz却没能笑到最后。就在获奖的同一年,Moniz被自己的患者开枪击中。枪手一说是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一说是一名偏执症患者,不管怎样,这名患者显然未曾接受过前额叶切除手术。Moniz被打了四枪,所幸没有击中要害,只是此后的Moniz只能坐着轮椅工作了。

与此同时,Moniz的成果也遭受着越来越多的质疑。更多的术后报告显示,前额叶切除术并没有像Moniz所声称的那样产生良好的疗效,反倒带来了一大堆问题。面对同行的结果,Moniz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研究存在瑕疵,但仍辩称额叶切除术所带来的益处还是要超过疾病本身给患者带来的不利影响。然而这样的辩解已经无法挽救额叶切除术的声誉了。到1955年Moniz去世时,除了少数支持他的医生外,额叶切除术基本上已经沦为一个笑柄。

不过,无论如何,Moniz毕竟还是第一个试图采用手术方式来解决精神问题的人,从这个角度来看,额叶切除术也不是一无是处。此外,在当时的治疗条件下,对那些药物治疗无效的患者,手术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和尝试。也许是有鉴于此,诺奖委员会至今也没有撤销该奖的打算。

而Moniz本人也绝非泛泛之辈。生于1874年的他不但是葡萄牙历史上第一位获得诺奖的人,同时还是一个政界学术界的双栖人士。1917年,Moniz成为葡萄牙驻西班牙大使,并于次年担任葡萄牙外交部长一职。从政界退隐后,Moniz专心于学术。1927年,Moniz使用碘剂作为造影剂,发明了脑血管造影术。该造影术提供了一种直观的观察脑血管的方法,对于脑血管病的诊断具有重大意义,至今仍是脑血管病变诊断的金标准。今天看来,脑血管造影术的重要性和含金量反倒要远远超过作为诺奖成果的前额叶切除术。

至于精神病患者的权利和福利,也已经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和精神医学的发展而逐渐改善。在今天,如果你想要飞越疯人院,至少可以不必担心被人撬开脑壳拿走一块脑叶。
F1.large

医学诺贝尔之路(1949):飞越疯人院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