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松鼠会

让我们剥开科学的坚果

 
 
 

日志

 
 
关于我

什么是科学松鼠会? 我们认为,对于部分人来说,科学就像一枚枚难以开启的坚果,虽味美却不易入口。 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人们能够领略到科学的美妙。 我们试图让科学传播并且流行起来。

网易考拉推荐

这液体能替代食物吗?   

2013-09-13 10:4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作者:花栗鼠习作

文/Caleb Hannan

译/孙亚飞

Rob Rhinehart所尝试的自助式调配“液体食品”,并长期食用的做法,对于普通人来讲,却属于“危险动作”,必须要向读者强调“请勿模仿”。而且,据某松鼠透露,实验室的同事试着尝试了类似的营养液,七天后——差点儿没把自己恶心死。

Rob Rhinehart已经尝试将自己的独家配方商品化,并已经募集了超过六十万美元的启动资金,这位先行者的故事就发生在当下,我们的未来饮食会受到他的影响吗?

b6c9996e86fd1e82d4c4dc22c1081b21 自打一月中旬起,Rob Rhinehart就开始只吃很少的一点点那些大多人眼中的正常食品,有时,他差不多隔上一个月才吃一顿饭。这个25岁来自旧金山的电子工程师在他的厨房里自己调制了一种营养饮料,所以他现在基本就指着这个活着。对于Rhinehart还有他那数量上日益增长的追随者而言,这种浑浊的白色液体是改变人们如何吃的关键一步,或者是让人们不用再吃的关键一步。

我们生理上对食物的依赖已经发展成了一种神圣的附属物,并且衍生出无数文化、商业和美学方面的亚种。但食物仅仅是燃料而已,而且这燃料既费钱又费力。去年夏天在旧金山,Rhinehart发现自己破产了。他从乔治亚理工大学毕业之后就来到这里创立了一家无线通讯公司,不过失败了,所以他只能依赖最便宜的一些食品度日,诸如泡面还有Costco的玉米热狗之类。他说他和室友已经开始用补剂来预防坏血病了,“我当时很不健康,讨厌做饭、买东西和刷碗,而且我的主要支出就是食品”,Rhinehart说道。受够了做饭、吃饭和刷碗这每天三次的负担,他决定将他的食物摄入简单化。

Rhinehart用了三个月的时间,钻研了各种复印教科书,尽其所能地学习了生物化学和营养学方面的知识。他列出了一份成分清单,包括了那些他生存所需的所有要素,主要都是些化学成分:分离乳清蛋白作为蛋白质;麦芽糊精作为碳水化合物;还有一些微量营养素如锌和铬。随后他便开始从亚马逊和eBay上的食品添加剂和化学品供应商那里订购上述物质。不久之后,他拥有了一个充满着各种粉末的厨房,可以准备混合了。

可以替代正常食物的产品有很多种,但是这些饮品并不能作为完全的食品替代品;长远来看,它们有些贵,还不够健康。当然如果做得足够好,液体食品也是可行的。1965年,国立卫生研究院对加州的囚犯进行了一次长达19周的试验,以测试宇航员是否可以依赖液体食品。这些犯人最后变得更开心也更健康(不过传闻说,宇航员们因为没有滋味儿拒绝了这玩意)。

1月12号,Rhinehart在一个天平上称量了各种他需要的那些物质,把它们装到一个罐子里,加入水。“我看到我的一生在眼前闪过,”他说,“然后我喝了它。”他很快意识到他忘记了加入可以调节吸收的膳食纤维;尽管代谢掉800卡路里之后感觉不错,但他很快就感觉消耗一空地趴下了。在一系列的调整以及一次轻微的钾中毒之后(给Rhinehart带来了心悸),他确定了一个可用的配方。他开始持续一个月什么也不吃而只吃Soylent,随后是两个月,然后是三个月,而Soylent这个名字是为了向上世纪70年代的科幻电影《超世纪谍杀案(Soylent Green)》致敬。他差不多每天消耗三到四瓶液体食品,每次大约只要花上一分钟来准备、喝掉,并且洗干净。为了确保健康,他定期进行血样检测,并且用博客“基本无害”来记录他的进程。他也记录了配方的变化,比如用燕麦粉替代三分之一的麦芽糊精,以获得更多的膳食纤维和更低的血糖指数。同时,他也开始记录他生活的变化。

不购买食品也不做饭节省了他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他喝的这些原料每天提供2692卡路里的热量,每个月却只需要消费154.82美元,与此对应的是,他说他之前需要花费500美元用于固体食物上。Rhinehart还证实Soylent在能量、皮肤洁净和减少头皮屑方面有着明显的改善。当他记录他的过程时,他也获得了追随者。

Soylent引起了复杂的反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引起了人们对食物本质以及人们与食物关系的深深思考,这也导致一些人攻击Rhinehart。“祝你快乐地死于癌症,”其中一个人说道。营养学家们也是持怀疑态度,Joy Dubost是营养与膳食学会的营养学家兼发言人,而他的意见是:“我们吃的所有东西都是化学物质,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没有意见。我有意见的是用这种“一招万灵”的方式来获取营养。而且也没有什么科学证据显示他的这种做法可行。”同时,Dubost说:“我试过这玩意,太难喝了!”

然而,每一个反对Soylent的声音背后都有一个Rhinehart的支持者,这些粉丝称呼他们自己为“反食品仔”(reverse foodies),他们都对食物的约束感到沮丧。比如一名27岁来自印第安纳州中部的化学与数学老师Daniel Dow,在Rhinehart把配方发到网上之后,他就立即高高兴兴地开发了Soylent的山寨品作为食品,并且这几个月都没再怎么吃其他东西。

像Dow这样的“反食品仔”依靠自己去调试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五月,Rhinehart和三个朋友进行了在线融资,以获得100,000美元用于Soylent的规模化生产。他们本以为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实际上两个小时就完成了。截止本文发表之时,总数已经达到600,000美元,而捐款者还在络绎不绝。

Rhinehart说,在理想的世界里,他将生产足够的Soylent非卖品,以支援那些海外的贫穷和饥荒地区。同时他还打算供应一些大客户,尽管他不肯指明是哪个部门,但他表示美国部队对于将Soylent提供给士兵很感兴趣。然而,他最想做的是改变什么能构成食物而什么不能构成食物的概念——每次他坐下来开吃,这其中的界限就更模糊些。

* 本文作者Caleb Hannan截至目前没有试过Soylent。

关于本文

* 原文载于2013年8月期《Popular Science》55页。

这液体能替代食物吗?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