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松鼠会

让我们剥开科学的坚果

 
 
 

日志

 
 
关于我

什么是科学松鼠会? 我们认为,对于部分人来说,科学就像一枚枚难以开启的坚果,虽味美却不易入口。 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人们能够领略到科学的美妙。 我们试图让科学传播并且流行起来。

网易考拉推荐

如果用生物学讨论人类婚姻,首先,你得……   

2014-02-25 13:55: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作者:Ent

p4182111前些日子缺捏大人给我看了一篇很……奇怪的豆瓣文,名字我忘了,大概内容是从最萌身高差一路论证到了人类是一夫多妻的动物。呵呵。

刚才在豆瓣推荐里看到那个给豆瓣用户排了个序然后自称是在做“大数据”的同学又出了新作,给日志排了个序。瞄了一眼,赫然看到这篇《从最萌身高差说起——谁会支持一夫多妻制》排在里面……

那么,我就把之前写的帖子摆在这里,算是个大纲吧。应该不止适用于婚姻制度,还适用于绝大部分用生物学“解释”人类社会形态的努力。

此婚非彼婚

动物里的“婚姻制度”是围绕性展开的,是一种繁殖制度。人类社会里呢?与其说是繁殖制度,恐怕还不如说是权力和财富的分配制度。固然这些应该都有生物学基础,但你不能直接拿这个基础来解释所有这些上层,正如你不应该用薛定谔方程去解释眼睛的结构一样。或者换个说法,动物的“婚姻”和人类的婚姻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但这样的话我就没得写了……

所以,在下面的讨论里,我假定我用某种办法剥离了人类婚姻的其它属性、只谈论人类的“性关系结构的生物学基础”,或者说我讨论的是某个权力财富分配影响不强烈的特殊社会、而拿普通社会作为参照。

现有证据可以得出任何观点

那篇文章试图论证人类“天生”是一夫多妻、只是后天社会成了一夫一妻。先不说后面的,前面的对吗?不对。在婚姻问题上,我们其实【不清楚】人类的“天性”或者“生物学基础”是啥。当然不是象海豹那种超级大后宫物种,也不是天鹅那种终身忠贞的物种,问题是这连续谱中间还有好长、而且证据来源也有好多呢……

现代社会里,大多数情况是一夫一妻制。

历史上,人类的婚姻制度是超级多样的,但少数有钱有权人获得大后宫是常有的事。

今天的低科技简单社会里,状态通常在二者之间。

和我们的近亲(大猿)比较行为和解剖,我们的睾丸没有滥交的黑猩猩那么大,体型差异也没有严格一夫多妻的大猩猩那么多,但我们的反社会程度和忠贞程度也比不上单配的狒狒。

和其他社会性的动物比较行为,我们似乎接近于有婚外恋的一夫一妻。

如果非要用一个短语概括,可能最不糟糕的短语是“常见婚外恋的轻微一夫多妻”……但是我本人不推荐做任何概括。如你所见,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还没有对人性是啥给出精确和普适的定义——也许普适的定义不存在,也许人性其实是机会主义者,能适应很大一个连续谱。

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复杂的连续谱或者群体,是不能简单地“从XXX说起”的。你可以从以上证据里挑出任意的组合来"支持"你的观点——可惜这是诡辩。如果再加上对证据的稍许误读,那简直是想支持什么就能支持什么了。

生物界是群体、是连续谱

初学者考虑生物学常犯的问题有俩:一是忘了生物界是个群体,二是忘了生物界是个连续谱。

先说一。细菌的适应范围比人广吗?回答是的通常都是犯的这错误。已知细菌物种六七千,未知的何止百千万,它们加在一起当然比人这一个物种广,但这么比较有何意义?

类似的,最萌身高差固然在网上很火,但所有见过它并萌它的网民也不过是现存全人类里的一小撮。你要真拿它说事儿,就得正经问自己:现实中两性身高差的整体是个什么状况?满足什么分布?是否存在一个代表性的高差?如果真的存在,它到底是50cm,还是5cm?这个区别很重要,见下。

再说二。南象海豹是“典型”的体型差——雄性平均体重是雌性的3倍以上,也是“典型”的一夫多妻——南乔治亚岛的南象海豹,后宫大小峰值在100-150,更大更小的后宫都少见,绝大多数象海豹没有老婆,只能靠偷情。如果你回到一千年前的某个中国社区,可能会发现一个皇帝后宫三千,一小撮上层后宫十人,多数人口一夫一妻,少数男性讨不到老婆。的确,两个种群里你都看到了一夫多妻现象,但你觉得这俩一样吗?能类比吗?一夫多妻和一夫一妻之间没有鸿沟,每个物种都可以有自己独特的位置、物种内部的每个个体也都可以有自己独特的状态。因为象海豹三倍体型差是一夫多妻,就说人类15%体型差也是一夫多妻,名词上倒是省事了,遮盖了多少里面的细节。

生物学到人性,路还很长

退一步。假定我们找到了人类的生物学基础,发现这个基础果然和生物界里某一种婚姻形态对应的生物学特征相吻合。然后?距离“人性”还差一截呢。其一,从其他生物推人类本来就是个仅供参考的事情。其二,演化是滞后的。它是你的全部历史的加权积分。其三,没人规定身体和心智的演化必须是同步的。 如果人类以稳定的形态存在了几百万年,那么我们还可以比较放心地假定,最近几百万年已经充分地淹没了更早历史的流毒,而且足以让身体和心智共同适应同样环境、达成了协调;然而最近一万年里人类所处的环境发生的变化天翻地覆,这假定并没有多少的依据。就连进化心理学也只敢把人性没变当成是假说、要拿实验来验证的,你怎么就敢这么照搬过来当结论使呢?

再退一步。假如真的存在一个能合理概括全人类的“人性”、而且我们绕过了以上所有错误找到了它。它是否具有某种特别的神圣性、反映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没有。别忘了,这个天性是演化来的,所以是会变的、是受限于此时此地的、是暂存的。“天性”是环境的结果,不是原因。作为一个决策者,不妨把此时此刻的天性当做前提,但是如果想进行一些更普适的讨论,就不能忘记,过去的天性不见得和现在的天性一样,未来亦然。天性并不是什么“本质”的东西;事实上一旦牵涉到演化,就没有任何东西是本质的东西了。当然,我们能见到的演化一般都很慢,但是慢并非演化的什么内在属性,慢只是因为选择压力不够强烈而已。

返璞归真就是好的吗?

好吧,人性没有神圣性。但它既然演化出来了,终归是“好”的吧?固然文化常常和天性对着干,但假如没有这些虚伪的文明约束,返璞归真岂不是好事儿?不见得。

一,之前说到“天性”是环境的结果,不是原因。在当时的环境下,天性也许是合适的,一旦环境变了,就会促成天性跟着改变;但如果环境变得很快,在它完成改变之前,它就不再是合适的了。

二,演化是有局限性的,它通常能找到还算不错的解,但无法保证能得到全局最优解,因为它受历史的制约。现代社会里人长三头六臂应该会很好用——可惜脊椎动物四肢蓝图早写好了,演化无能为力,偶发的畸形也无法正常运作。

三,什么是“好”的?对于演化来说,好就是能让基因传递下去。这是唯一准则。不幸的是,这和现在人类对“好”的定义几乎总是存在抵牾……

天性不代表任何本质

所以到底怎么看待天性?它是遗产。它并不具备天生的神圣性,不是什么本质,也不见得是好的、是适合我们现在的要求的。但是它存在,我们无法绕开它也暂时无法直接改变它。不管是我们要设计一种新的道德标准、还是要设计一套办法推广宣传现有的道德标准,我们都得承认天性的存在——但不是为了无条件遵从它,也不是为了刻意要违逆它,只是承认它是环境的一项制约因素,正如我们承认物理定律、文化传统和经济状况是制约因素一样。

有趣的是原文作者还是埋了两句话来强调自己的政治正确,但还是被很多人读成了政治错误的意思——但我批它不是因为它政治正确或错误,我批它是因为它全程不靠谱,就算最后结论是政治正确的也没用。

如果用生物学讨论人类婚姻,首先,你得……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评论这张
 
阅读(1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