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科学松鼠会

让我们剥开科学的坚果

 
 
 

日志

 
 
关于我

什么是科学松鼠会? 我们认为,对于部分人来说,科学就像一枚枚难以开启的坚果,虽味美却不易入口。 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将有营养的果仁剥出来,让人们能够领略到科学的美妙。 我们试图让科学传播并且流行起来。

网易考拉推荐

[书评]吃货的自我修养   

2014-05-26 15:1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作者:顾 有容

QQ20140526-2

【《时蔬小话》,作者:阿蒙】

公众对自然的关注和好奇心,庶几可视为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杆。这些年,看到越来越多的成年人面对一朵花、一条鱼、一只虫问出“这是什么”,我心里是很高兴的。不过嘛,在我们这样一个舌尖上的国度,上述问题往往有三个喜大普奔的后续:“能吃吗?好吃吗?怎么吃?”

颇有人为此痛心疾首,甚至上升到民族劣根性的高度,但我不觉得这三个问题有批判的必要。《礼记》里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由食欲驱动的好奇心是天经地义的,比如我自己投身植物学的原初动力,很大一部分就是在《中国高等植物图鉴》里寻找能吃的植物。

当然了,我也承认食欲是一种比较低端的欲望,在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中位于最底层的“生理需求”;而成为一名自然爱好者甚至“博物学家”,则介乎顶级的“自我实现需求”和次级的“尊重需求”之间。这一发乎低小下、止乎高大上的精神修养跃迁,其实也和“能好怎”这吃货三大终极问题相关。一个门外汉会直接索要答案,而吾友阿蒙的这本《时蔬小话》,则是针对那些我们已经吃惯了的植物,去追溯人类解决这三个问题的过程。

高下立判。

解决第一个问题的,是演化本身。看见一个没有威胁的陌生生物的时候,“能吃吗”肯定是人类发自内心的第一个问题。这是演化赋予我们的生存本能,和肤色、语言、文明程度都没有关系。“XX是朋友,不是食物”的价值观是后天赋予的,这点从达尔文和华莱士这一对好基友身上可以得到印证。华莱士是个吃货,考察马来群岛的时候不停地念叨“这个鸟好吃,那个鸟不好吃”;而达尔文比较爱玩,看到缩起来的象龟就要上去跳两下,但他在《小猎犬号航海记》里很少描述观察对象的味道——大概是因为他们家很有钱,从小不缺吃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克制见什么都想吃的欲望需要相当多的食物资源做后盾,而我们那刚从树上下来的祖先显然是没有的。

如果见过野生灵长类动物进食的情形,你想必会对“猴急”这个词有较为直观的理解,而我们祖先的吃相多半也好不到哪去。我现在就可以脑补出一队猿人一边行进,一边把树叶捋下来揉进嘴里的场景。人类的祖先具备长距离迁徙的能力,每到一处新生境都会面临很多新的“能吃吗”问题。在以个体生命和族群延续为代价的尝试中,这些问题都默默地被解决了。这个过程持续了几百万年,却也和之前的几亿年没有什么区别。

真正的变化发生在农业文明产生的时候,人类摆脱了自然选择的束缚,开始亲手解决“好吃吗” 的问题。阿蒙写道:“公元前8000年或者更早,的的喀喀湖,一支来自亚马逊盆地的印第安人迁徙到了这里……遇到了野生马铃薯。”同一时期以及略晚,人类在东亚遇到了野生稻,在地中海沿岸遇到了野甘蓝,在华北平原遇到了野生芸薹,在中美洲遇到了辣椒和南瓜。比这些邂逅更重要的是,人类发现吃剩的种子落在土里能长出新的植株,而且还能从中选出产量更高、味道更好的个体继续繁殖下去。此时距离孟德尔发现生物遗传的规律还有好几千年,先民们完全是凭借对自然的朴素观察完成了各种农作物的驯化过程。毫无疑问,“试吃”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观察手段。在“好吃吗”的提问声中,植物随着人类扩散到世界的各个角落,获得了自然条件下无法产生的高度多样性。看了书里的这些故事,你还会觉得吃货的问题太低级吗?

顺便说,“好吃吗”这个问题在今天已经不适用于野生的物种了。人类按自己的口味把动植物折腾了上万年,并不是白费功夫。仍然偏执地认为野生的就是比家养的好吃的人,不妨去尝尝胡萝卜那细小坚硬的野生祖先,你可以在中亚以及本书55页找到它们。

如果说“能吃吗”背后的是演化生物学的科学问题,“好吃吗”背后的是引种驯化的技术问题,“怎么吃”则更像一个文化问题。这也是本书着墨最多的部分,小到一饮一啄的情怀,大到文化多样性和人类社会的变迁均有管窥。我在这个领域没有什么心得,但看得出来作者下了很大的考据功夫。作为博物学的基础,分类学本质上是考据修订之学,所以考据精神在博物学素养中是不可或缺的。不过爱好者大可不必拘泥于系统分类或名实对应的考据,翻古人的菜谱也是很有乐趣的事情。

最后说一件和本书题材有关的小事。前些天,桔子和我打算给将要出世的孩子起一个基于某种植物的字。最初选择的字里包括菘,取《离骚》“余既滋兰之九畹兮,又树蕙之百亩”句意,名为“畹菘“——于是种了三十亩大白菜的土财主感觉扑面而来,我们俩人笑得打滚。未几,阿蒙新书付梓,展卷第一篇就是《百菜之主》。

是为书评。

[书评]吃货的自我修养 - 科学松鼠会 - 科学松鼠会
  评论这张
 
阅读(8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